2011年12月5日星期一

找死的豆沙包

《找死的豆沙包》,预计在明年一月份出版。

你懂我爱搞怪的啦,先来个创举。(加上小说不是卖得很好,呜呜)

小说还没出版,却post小说的前三章给大家看。

等小说出版后,记得支持喔!

谢谢你们!

3

包青天把成绩册分发了后,吩咐我们各自做自己的功课,不要吵闹,不要到处乱跑,不要偷吃零食,不要讲话,不要打架。他有紧要事务得赶着去处理。

他拍拍屁股,大步大步地跨出教室。

老师离班,理应是大家最兴奋的时刻。

可惜啊,这个时候,大家的心情都是沉重的。

忧虑和彷徨围绕他们整个心脏,半点喜悦也挤不出来。

乌龟翻开成绩册,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凑在一团。看起来,他很不满意自己的成绩。

他连忙把成绩册塞进书包里,藏起来,不想看,也不想让别人看。

我也假装看不到。

毛毛虫的反应和乌龟完全是相反。

他嘴角徐徐向上扬,露出开心的笑容,一边轻拍胸口,一边喃喃自语:呼,幸好……幸好……没有退步。

乌龟看见毛毛虫的笑容,心里不好受。

我能够明白乌龟的心情。我曾经有过类似的心态。

我只要看见别的同学成绩比自己好,就会感到不开心。

我羡慕别人得高分,妒忌别人的成绩比自己好。

幸好,经过这几年来,对于成绩的好与坏,我渐渐变得不在乎,甚至没有要求了。

毛毛虫问乌龟:老龟,你考第几名?

我超级讨厌这个问题。

成绩好的同学一定会向成绩差的同学问这个问题。

真搞不懂他们是什么心态。

我觉得他们很变态。

我?还好啦……还可以……哈哈……” 乌龟不想别人问起自己的成绩,故意把矛头转向我,豆沙包,你考第几名?

他呀?毛毛虫语气带点骄傲地说:乌龟,你不要浪费口水啦,豆沙包的成绩每次都是一样的啦,不是最后一名就是最后第二名了,多年不变。

哈哈……”他们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。

你们尽管笑吧,我没有感觉了。

我已经习惯了。

我翻开成绩册看,全班共有五十二个学生,我考五十一。至少我不是最后一名。

我往后座看,红枣伏在桌子上睡觉。

因为他,我才不是最后一名。

红枣每次考最后一名。

或许是因为在我们的成绩不分伯仲的情况下,我和他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好朋友。

在我们中一C班里,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:成绩优秀的同学彼此才是朋友;成绩差的同学只能和成绩差的同学交朋友。

我和红枣是好朋友,因为我们的成绩最差,彼此都不会瞧不起彼此。

此刻,许多同学握着成绩册,手在发抖,汗不断地流,担心爸爸、妈妈会责骂自己,也不知该如何向爸爸和妈妈交代。

我才不管这些呢。

我只想放学的钟声赶快响,然后和叉烧包一起回家。

和叉烧包一起的时光,才是我期待的。

丁零——

放学的钟声终于响起……

我背起书包,跑到叉烧包的座位。

叉烧包,收拾好了吗?我们回家吧。叉烧包每次都慢吞吞地收拾。

……”叉烧包吞吞吐吐地说,…………”

怎么啦?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叉烧包把课本放进了书包。我待会要去图书馆温习功课,你自己先回去吧。

什么?!图书馆?!温习功课?!这全是我最讨厌的东西。

我的考试总分退步了,我想下点功夫,把失去的分数追回来。叉烧包背上书包。

叉烧包,我们走吧。蛋挞走到我和叉烧包的面前。

原来她和蛋挞有约。

哼!我生气!生气!

他们往图书馆的方向走。

什么?只有他们两个人?

不行!我要去监视他们,不可让蛋挞有机可乘。

喂!我追上他们。

蛋挞用不耐烦的语气问:什么事?

我不想和他说话。

我对叉烧包说:我陪你去图书馆温习,好吗?

你?蛋挞插话,算了啦,你还是赶快回家洗裤子吧,哈哈!

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我怒视蛋挞。

蛋挞捂住鼻子,说:还有什么意思?今天早上你在厕所做过什么事情,你自己最清楚。

我没有!我大喊。

你没有什么?蛋挞质问我。

我没有在裤子里大便!

你终于承认你大便了!蛋挞诬赖我。

我没有!我气得跺脚,没有!没有!

叉烧包,我都说嘛,我没有骗你,他真的在裤子里大便。蛋挞在豆沙包面前煽风点火。

我没有!我没有!你是耳聋吗?我太生气了,叉烧包,你别听他胡说。

叉烧包拍打蛋挞的手臂,阻止他说下去:蛋挞,你这样取笑别人是不对的。

叉烧包替我说好话,我很感动。

是,是的。蛋挞才闭口不说。

叉烧包,你相信我吗?其他人怎么看我都不重要,我只在意她的看法,你相信我没有大便在裤子吗?

她点头。

我笑了。

叉烧包还是很关心我的。

她相信我说的话。

叉烧包接着说:我相信你一定有苦衷。也许你生病了,导致你神智不清,拉屎在裤子里,而你自己没有发觉。

哈哈,对对对!一定是这个原因,这个可能性很高。蛋挞笑到弯腰,哈哈哈……”

不是这样的,叉烧包。我在心里小声地回应她,不是这样……”

我感到非常失望,连叉烧包都不相信我。

我要哭了……

不,不可以哭。

这一刻,这一秒,我不可以哭。

不能被叉烧包看见我哭,不能让她看见我的懦弱,更不能在蛋挞的面前掉泪,否则又会给蛋挞制造一个话柄。

我默默低头,不语。

叉烧包叫我的名字:豆沙包。

嗯。我没有抬头。

你还是自己先回家吧,你每次去图书馆都睡觉,而且打呼声非常响亮,我怕你会打扰到其他的同学。你快回家洗澡,把裤子洗干净,不是很好吗?叉烧包说的每一句话,像刀一样,一刀一刀地往我的心脏割下。

我的心在流血。

她不想看到我。我明白了。

你们去吧,我回家了。我忍住眼泪说。

蛋挞领着叉烧包,朝图书馆走去,并抛下最后一句话:拜拜,记得回家洗裤子!

我鼻子一酸,藏在眼角的泪终于顺着脸腮淌下。

我快速地转过身,与他们背对背,离开。

我为什么会哭?

为什么?

我讨厌自己碰上一点点挫折就只会哭,算什么男子汉?

高兴,你很差劲!

不准哭!不准哭!

我睁大双眼,握紧拳头,尝试让眼泪停止。

我在心里一直告诉自己:高兴,你行的!你可以的,你不要哭!你不能哭!不准哭!

呜呜呜……

呜呜呜……

我不能!

我的眼泪堵不住,泪水缓缓流下。

我跑着回家。

呜呜呜……”

阿妈,我失恋了。

叉烧包喜欢蛋挞。

叉烧包跟蛋挞走了!

呜呜……”

……”

2 条评论: